八十本書環游地球 以色列/巴勒斯坦:《新約全書

1594183403 157 views

原標題:八十本書環游地球︱以色列/巴勒斯坦:《新約全書》

丹穆若什教授的《八十本書環游地球》,既是重構世界文學的版圖,也是為人類文化建立一個紙上的記憶宮殿。當病毒流行的時候,有人在自己的書桌前讀書、寫作,為天地燃燈,給予人間一種希望。

第七周第二天

以色列/巴勒斯坦 《新約全書》

古代近東的各種文化之間盡管有各種沖突,還是有很多相似之處,包括相近的書寫文化?!妒ソ洝分械摹堆鸥琛?,與埃及的愛情詩歌、諾亞的故事以及衍生出諾亞故事的美索不達米亞的洪水敘事之間,其書寫系統各有不同,卻有著互相重合的文學傳統。作為辨識其中蘊含的近東身份的索引,我們不妨看看第一人稱的“我”,在阿卡德語中是anakum,在埃及語中是anek,在希伯來語中是ani,在阿拉伯語中是ana。

以色列人在巴比倫人、埃及人、亞述人和波斯人一波一波的入侵中成功地保存了自我,但是,耶穌誕生以后,以色列人又面臨著一種新的挑戰:希臘文化的軟實力,而且,這種文化還得到了日漸擴張的羅馬帝國的軍事力量的支持。到公元前二世紀,埃及的猶太人需要將《圣經》翻譯成希臘文,到耶穌時代,在新建立的羅馬帝國的猶太省里,至少在上層階級中,希臘語的使用人數已經超過了希伯來語和阿拉姆語。

我前往希律大帝(Herod the Great)公元前30至公元前20年建造的俯瞰死海的宮殿加堡壘馬薩達(Masada)時,親身體會到了希臘-羅馬文化的誘惑力。

八十本書環游地球 以色列/巴勒斯坦:《新約全書

公元66年至73年第一次猶太-羅馬戰爭期間,羅馬軍隊包圍并最終占領了馬薩達。在現代以色列,馬薩達已經成為抵抗外來統治的象征。但那兒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希律王的熱浴室,用管道將蒸汽輸送進來,供他在洗澡的最后階段享用:

八十本書環游地球 以色列/巴勒斯坦:《新約全書

我在這里俯視著死海,幾天前,一名前來馬薩達的游客死于中暑,而希律王卻要桑拿?不過,希律王當然需要桑拿:到他那個時代,羅馬已經是獨一無二的完美之地。 羅馬人喜歡在被上帝遺棄的偏遠之地修建精致的廊柱和供人洗浴的浴室設施,所及之地甚至包括康拉德在《黑暗之心》開篇時回顧的那片偏遠而潮濕的英國殖民地。 你今天仍然可以訪問英國度假城市巴斯的羅馬浴室,巴斯的名字就是來自bath:

八十本書環游地球 以色列/巴勒斯坦:《新約全書

在希臘-羅馬文化的強大壓力下,埃及、巴比倫和許多較小文化的文學,及至耶穌時代都已經消失了。它們的寫作體系首先被希臘字母、后來又被羅馬字母所取代,地中海也變成了羅馬的內海。然而,正是這個新近融合的世界,才使得猶太社區內的宗教改革運動得以傳播開來;商船和羅馬三槳座戰船成為傳播改革的主要媒介,就像今天的波音747是傳播病毒的主要媒介一樣。

如果以色列人不得不與其他當地居民(那些迦南人、赫梯人、阿莫里人、佩里茲人、希維特人和上帝在《出埃及記》中警告過的耶布斯人)分享應許之地,那么,使徒們也可以在新近全球化了的耶路撒冷傳播有關他們的新信仰的信息。正如《使徒行傳》中所敘述的那樣,“從各國回來的虔誠猶太人,當日都在耶路撒冷過節”,還有越來越多的外族人。上帝使約瑟能夠用希伯來語和埃及語釋夢,但是,在五旬節時,上帝還賦予使徒們可以被所有語言理解的奇跡般的能力(《使徒行傳》2:5-11):

當他們聽見門徒在說各國的方言,都大大吃驚,說:“真是不可思議了。這些不是加利利人嗎?怎么會說起我們的話呢?我們這里有帕提亞人、瑪代人、以攔人、美索不達米亞人、猶太人、加帕多人、本都人、小亞細亞人、弗呂家人、旁非利亞人、埃及人、近古利奈的利比亞人、從羅馬來的猶太人和改奉猶太教的外族人,還有克里特島的人、阿拉伯人。我們這么多不同地區的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本地的語言,頌贊上帝的偉大哩!

(譯者按:《圣經》原文及詩歌均采納了國際圣經協會《當代圣經》1996年8月第五版中的譯文)

以希臘語為中介,《新約全書》的作者們可以面向整個世界講話。

這個新機會給文學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如何向全球聽眾講述本地故事?對當今的作家來說,這是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尤其是如果他們身處外圍地區、不能假設其他地方的讀者對土耳其或泰國的文學和歷史有任何背景知識?!缎录s全書》是從外圍地區為更廣闊的世界而寫作的最早范例之一。例如,正是這些不斷變化的聽眾,使得耶穌在十字架上那些令人震驚的遺言逐步被人重寫。